釣魚.JPG

大學的時候,我曾在高中補習班打工。大學生和高中生年齡相差不了幾歲,當時的成長背景也差不多,雖是補習班的導師,但和學生相處起來彷若朋友,輕鬆自在。

 大學畢業後,我的工作沒有再接觸過學生,直到20年後的現在,我的新工作開始擔任安親班的課輔老師,我帶的班級是小學六年級,沒想到,才上班第六天,這群小六生就給了我一場震撼教育,這群小六生根本不是我想像中單純的天使,而是一群惡魔。

 

devil-2028624_1280.png

 

安親班老師的工作主要是協助學生完成功課。學生放學後來到安親班會先寫作業,由老師幫他們檢查功課,錯的地方請他們訂正,學生不懂的地方就教他們。聽起來再簡單不過了。

 剛開始上班的前幾天,班主任陪同我在班上,非常順利地過完這幾天,我以為應該就是這樣了。

 第六天開始,我獨自帶班,班上同學開始吵鬧、聊天打屁,我請他們安靜,他們完全不鳥我,窸窸窣窣的講話聲不絕於耳,我心想:「好吧!只要不要太誇張就好。」當然,還是會有幾個比較乖的學生,他們在學校就把作業寫好,一到安親班就把作業交給我,於是我趕緊幫他們看功課。

 這幾天幫學生看功課,我發現有一些相似字,他們常常寫錯,於是我寫了幾個相似字在白板上,我大聲喝令他們安靜,要他們看白板,並請他們查字典,搞清楚這些字的用法。本來吵鬧的聲音安靜了下來,但他們滿臉不耐煩的看著白板,聽我說完要他們查字典之後,突然一個女生用她宏亮的聲音問:「老師,為什麼要查這個?這個會考嗎?」

這下子,我楞住了!會考嗎?難道不會考,你們就不需要弄懂這些字嗎?

我沒有立刻回答她會不會考,接著其他學生開始附和她,「對啊!又不會考。」「這個很簡單啦!」「我早就會了。」學生你一言我一語,又開始吵鬧起來。

 我突然有一種自討沒趣的感覺。

 接下來更經典了,有一個男同學的國語作業有錯字,我把錯字圈起來,然後請他自己找答案訂正,結果他突然大聲對我咆哮:「你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?你難道不知道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這樣很浪費時間嗎?」

「你在說什麼東西?你自己找答案不是印象比較深刻嗎?」我也火了。

「我永遠不會印象深刻,以後我會避開這個字,我永遠不會印象深刻。」男同學繼續咆哮。

最後我還是沒有告訴他那個正確的字,他也沒有去查那個字怎麼寫,而是其他同學告訴他答案。

後來我才知道,這位男同學在學校班上竟是考第二名的所謂「優秀的學生」。

 上班六天以來,我腦海裡充滿了許多問號和驚嘆號,現在的小學生已經和我們以前不一樣了,已經不再是,老師說什麼,學生就會聽話照做的小孩了。

 我不禁疑惑,這些國家未來的主人翁怎麼了?他們非常自我,會頂嘴、會狡辯、會嗆老師,老師想教你釣魚的方法,學生卻不領情,反而嗆老師:「你為什麼不直接給我魚?」

 姑且不說學會釣魚的方法究竟重不重要,我覺得就算老師直接給你魚,這群小六生大概也不會感激老師,反而會認為這是理所當然。

 有一次班主任在課堂上提到,芬蘭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國家,他們的小學生只要上半天課。這群小六生聽了羨慕不已,紛紛嚷著想當芬蘭的小學生。

 可是,孩子,你們知道芬蘭的小學教育是什麼嗎?

 芬蘭從2013年開始陸續推行「主題式學習」,不再是填鴨式的灌輸知識,而是針對主題依照學生的興趣進行分組,由學生自行推派組長,討論出想要研究的主題,並考慮具體學習方法、研究路徑,制定學習時間表,老師會在學期間給予各種意見和資源,期末分享時,再由學生互相評分。

 這樣的教育方式,老師是協助的角色,絕大部分是由學生自主學習,學生必須具備很強的自律和主動性。試問,這樣的教育方式適合用在只想直接得到魚的台灣小學生嗎?

 我想,台灣未來的主人翁還有很長的路必須學習,不如先從家庭教育開始改革吧!不如重新開始學習「公民與道德」吧!不如先學會尊師重道吧!這群惡魔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凱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